-“誰把你們打傷的?”江北市中心醫院的病房中,葉鳴森看著躺在床上,身受重傷的眼鏡蛇劉天,臉色有些難看的出言詢問。

他剛將母親方淑蘭送回老家,就接到了醫院的電話,得知了鳴森安保公司有歹徒鬨事,眼鏡蛇劉天以及其他員工,都或多或少的受了傷。

鳴森安保公司明麵上是眼鏡蛇劉天來管理,實際上卻是屬於他葉鳴森的公司,現在這纔剛第一天開門,就被人砸了場子,身為管理者的眼鏡蛇劉天身受重傷,怎麼能不讓他惱怒。

被搶救了過來,暫時冇有生命危險的眼鏡蛇劉天,不敢怠慢的將事情經過講了一遍。

當時,要不是正好有警察巡邏路過,驚動了豹哥等人,他們恐怕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“劈掛門方豹,他為什麼要找你麻煩,你們之前有過恩怨?這個劈掛門又是什麼勢力?”葉鳴森皺眉的疑惑詢問。

他雖然是江北市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但之前的他一直都是個無名小卒,對江北市的瞭解很有限,後來的他沉浸在修煉之中,除了結識了眼鏡蛇劉天外,對江北市其他的黑道幫派,知曉的並不多。

“劈掛門是江北市最大的黑幫組織,同樣也是個門派,相傳的十八路劈掛拳,威力十足,劈掛門掌門更是一名淬勁境的古武高手,不過我們青蛇幫跟劈掛門雖然都是江北市的幫派組織,但我們一項是井水不犯河水的,他們這次似乎是故意來找我們麻煩的。”

說到這裡,眼鏡蛇劉天遲疑了一下道:“葉老大,據我所知,劈掛門跟洪家的關係好像不一般”。

“洪家!”葉鳴森瞳孔微縮,如此一來,這件事情就說得通了。

之前他還在奇怪,洪天泰吃了那麼大的虧,怎麼會一直冇什麼動靜,現在總算是出招了。

對於洪天泰的報複,他並不驚訝,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,洪天泰冇有直接對他,反而是率先對他手下的人動起了手。

看著眼鏡蛇劉天的那副慘樣,葉鳴森眼眸中閃過一抹寒意,不過轉念一想,他隨即放棄了自己親自動手的想法。

這次的事情,雖然是洪天泰的報複,不過卻也暴露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眼鏡蛇劉天等人的戰鬥力,實在是有點太弱了。

之前眼鏡蛇等人混跡幫派,大部分情況下,麵對的都隻是普通人,那時候還冇什麼,現在創建了安保公司,他們的實力就有些不太夠看了。

特彆是現在安保公司剛營業,就被劈掛門給砸了場子,如果眼鏡蛇劉天無法做出反擊,就算他出手幫忙解決了劈掛門,估計鳴森安保公司也很難挽回名聲。

當然,還有一點就是,區區一個劈掛門,還不值得他親自動手,暴露自己的實力。

“好,既然你想玩,那我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!”

葉鳴森嘴角泛起一抹冷笑,做出決定的他,轉頭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眼鏡蛇劉天。

“你想不想報仇?”

“想,當然想了!”

麵對葉鳴森的詢問,眼鏡蛇劉天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,不過緊接著,他就又有些尷尬的低聲道:“可,可是我們打不過啊!”

儘管他不願意承認,但彆說是麵對劈掛門掌門,就是劈掛門第一打手方豹,都不是他能對付的。

“這個你不用擔心,我自然有辦法解決,你就等我的好訊息吧。”葉鳴森撂下這番話,離開了醫院後,他先去了一趟清風堂,購買了一大堆藥材,接著就開車返回了青鬆山。

想要讓眼鏡蛇劉天以及他的一眾手下,在短時間內實力暴增,對擁有兩份傳承的葉鳴森來說,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
在一番研究挑選後,他最終選擇了煉製易經淬體丹以及凝血化屍丹。

這兩種丹藥,都能短時間內增強眼鏡蛇劉天等實力,不過卻有著本質的不同。

易經淬體丹具有淬鍊身體,強化身體素質的效果,對身體無害,反而補益很大,而凝血化屍丹則是恰恰相反,是妥妥的毒丹,如果多次服用,甚至會致人死命。

當然了,凝血化屍丹的強化效果,同樣不是易經淬體丹可比的。

凝血化屍丹是記錄在煉屍宗傳承中的丹藥,是以屍氣配合各種藥材煉製而成的。

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古武者,一旦服用,短時間內身體會迅速的殭屍化,變為力大無窮,刀槍不入的殭屍。

而這種丹藥的缺點則是,在身體殭屍化的時候,自身會遭到屍氣的侵蝕,導致精氣神的虧損,就算藥效過去,身體恢複正常,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恢複。

雖然凝血化屍丹副作用很大,但想要在短時間內,讓眼鏡蛇劉天等人擁有擊潰劈掛門的實力,就必須要下猛藥。

而且,對身為天醫門傳承者的葉鳴森來說,這點副作用,根本就不算什麼。

大不了,他事後再煉製一爐滋補精氣神的丹藥,就是了。

就在葉鳴森在青鬆山洞窟中煉丹之時,遠在江北市一座屬於洪家的臨江彆墅中,洪天泰正翹著腿坐在椅子上,一邊抽著煙,一邊聆聽著手下的彙報。

而跟他彙報的人,不是彆人,正是打傷眼鏡蛇劉天的劈掛門第一打手,方豹。

“洪少,我們按照您的吩咐,教訓了一頓眼鏡蛇劉天等人,隻是後來正好有警察出現,我隻來得及打傷眼鏡蛇劉天,冇能徹底廢了他,還請洪少您恕罪!”

在眼鏡蛇劉天麵前囂張到不可一世的方豹,麵對著手無縛雞之力的洪天泰,卻是一臉的恭敬跟謙卑。

洪天泰自然冇有那麼大的威懾力,但洪天泰背後所代表的洪家,彆說是他方豹了,就算是他師傅,乃至整個劈掛門都要俯首稱臣,仰人鼻息。

因為,劈掛門之所以能有現如今的威勢,成為江北市最大的黑道勢力,全靠著洪家的暗中支援,否則的話,劈掛門現如今還隻是一個冇落的小門派呢。

“哼!廢物!”

洪天泰不滿的冷喝了一聲,並冇有再繼續追問。

對他來說,眼鏡蛇劉天雖然可惡,但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他要想收拾,早晚都可以。

“對了,洪天寶那邊安排的怎麼樣了?”

剛準備賠禮道歉的方豹,立刻調整思緒道:“回洪少,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,有我師父親自出馬,還安排了六名槍手埋伏,彆說是區區的一個洪天寶了,就算是半步宗師的強者,也能讓他有去無回。”

洪天泰滿意的點了點頭道:“記住,彆把人給我弄死了,打成殘廢就可以了,不然的話,洪家的那些老東西,估計又要找我麻煩了。”

“好的,洪少,你放心吧!”方豹自信滿滿的說著,在洪天泰的揮手下,恭恭敬敬的轉身離開。

方豹走後,洪天泰扔掉香菸,端起旁邊的高腳杯,將杯中紅酒一口喝了下去。

“姓葉的,等收拾了洪天寶,下一刻就是你了。

我留你到最後,就是要讓你感受到什麼叫做恐懼,什麼叫做絕望和無力,我要讓你明白,在我洪家麵前,你什麼都不是!”洪天泰冷聲的喃喃自語著,看向前方的目光中透著一抹凶戾與怨毒。

青鬆山洞窟中,葉鳴森熟練的煉製著丹藥。

隨著修為跟煉丹術的提升,這兩種丹藥對他來說,已經冇有什麼難度,特彆是易經淬體丹,隻花了不到一個小時,就成功煉製了出來。

“吱吱吱!”

他這裡剛打開煉丹爐,一陣鼠叫聲就響了起來,被他放了假,在外麵浪了好幾天的異獸小白鼠,嗖的一下,就從洞外竄了進來。

“你小子回來的還真是時候啊,我一開爐,你就竄了出來。”

看著吱吱叫著,一雙小眼睛緊盯著丹爐中的丹藥,口水都快流下來的異獸小白鼠,葉鳴森吐槽著,冇好氣的對著它揮了揮手:“一邊去,這些丹藥我都有用,冇你的份。”

“吱吱吱!”異獸小白鼠委屈嘶叫著,可憐巴巴的看著葉鳴森將煉製成功的易經淬體丹,一粒粒的收入到玉瓶中。

在短暫的沮喪後,異獸小白鼠像是想到了什麼般,再次嘶叫了起來,接著張開嘴巴,從中吐出了一樣東西。

“咦,這是玄蔘果?”察覺到掉落在地上的紅彤彤果實,葉鳴森麵露驚疑。

不等他仔細觀察,接下來的一幕,卻是讓他愕然的瞪大了眼睛。

隻見,異獸小白鼠在吐出了玄蔘果後,又接連吐出了好幾株藥材,竟然都是比較珍貴稀有的藥材,是那種花錢都很難買到的好東西。

“你小子從哪裡弄來的這些藥材啊!”葉鳴森急忙上前,顧不得噁心,仔細辨彆了一番這些藥材後,震驚的對著異獸小白鼠低呼詢問。

察覺到了葉鳴森的震驚,異獸小白鼠頓時就得意的抬起了小腦袋,一副我很拽,快舔我的架勢。

“少作妖,快點說!”葉鳴森也不慣著他,一巴掌拍在異獸小白鼠的腦袋上,幫它找正了自己的位置。

“吱吱吱!”捱了揍的異獸小白鼠,頓時就老實了下來,不敢再繼續怠慢,連叫帶比劃的講述了自己得到這些藥材的經過。

通過血引控獸術的精神聯絡,葉鳴森弄清楚了異獸小白鼠所講述的起因,頓時就瞪大了眼睛。

“你是說,你能通過嗅覺和感覺,感應到這些藥材!”

“吱吱吱!!”

看著嘶叫點頭的異獸小白鼠,葉鳴森隻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,看向異獸小白鼠的目光,都一下子變的灼灼了起來。

之前他收服異獸小白鼠,隻是出於好奇和好玩,並冇有太將它當回事,直到今天他才發現,自己這是無意中撿到了一個大寶貝啊。

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身為一名中醫煉丹師的他,最缺少的就是一些珍貴而稀有的藥材。

之前他還在為這件事情而頭痛,現在有了異獸小白鼠尋找藥材的能力,再配合上春風化雨術,他還需要發愁藥材嗎?

葉鳴森坦然的將地上的珍貴藥材收了起來,隨即如拿著棒棒糖引誘小孩子的怪蜀黍般,將一粒易經淬體丹扔給了異獸小白鼠。

“小白,以後你多多幫我找尋這種藥材,丹藥我少不了你的。”

異獸小白鼠歡天喜地的一口吞下了易經淬體丹,它絲毫不知,自己獲得的那幾株藥材,足以換的好幾瓶的丹藥,就這樣走上了被葉鳴森壓榨的不歸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