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e小說 >  衛肅蘇錦兮 >   第147章

-衛肅回府時蘇錦兮趴在床上睡的香甜。

許是做了什麼美夢,唇角揚著淺淺的弧度。

那盞留著的燭火散發著暈黃的光,如一片薄紗蓋在蘇錦兮身上,將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膚照的通透,她的睡相一直不穩,這會兒一條腿已踢開被褥露在外頭。

薄薄的裡衣勾勒著她曼妙的身姿。

若是往日,衛肅見著小女子這副模樣,心中定會燥熱難耐,想也不想的撲上去,可此時哪怕是喝了烈酒也依舊不為所動。

夜色中,他的眸色極深,比夜色都要深上幾分,如一汪死水,掀不起絲毫波瀾。

轉身要走之際,眼神餘光瞥見床頭放著的物什。

想起出府時,範奇在他耳邊說過,大娘子手裡拿的不僅僅是甘全齋的點心,還有一個繡著鴛鴦的錢袋,瞧樣式是專程送給他的。

彎腰將錢袋拿在手中,藉著微弱的燭火光仔細看了看。

“嗬!”他哂笑了聲。

鴛鴦?!

哪裡瞧得出上頭繡的是鴛鴦。

針腳淩亂無章,做工粗糙,倒是小女子一貫的作風。

將錢袋係在腰間,複又取下,放回原來的位置,轉身出去,高大的身影隱匿在濃黑的夜色中。

既是要送給他的,自當要小女子親手送來再係在他的腰間,方纔是送。

他自己拿……不是君子所為。

遑論……那鴛鴦不似鴛鴦,雞鴨不似雞鴨的錢袋,真係出去,先不說其他人,便是陶清泉瞧見都得揶揄一二。

是萬不能係出門的。

自內室出來,衛肅去了書房。

範奇與白風已在外頭候著,見主君進去後也跟著一同進去。

“主君,您所料不假,蘇錦秀又去了信王府,此事恐與信王脫不了乾係!”白風稟告道。

範奇窩火地道:“主君,信王定是想以此挑撥您跟大娘子的關係,您萬不能中了他的圈套!!用如此下作不要臉的手段,虧屬下還當他是個對手,啊呸……噁心!”

過了好片刻,衛肅才道:“五皇子那邊有何動靜?”

範奇:“近來五皇子的人總是來往於龍虎坡。”

龍虎坡是冬獵之地。

外頭冷風‘呼呼’颳著,地麵上的落葉隨風打著小旋,衛肅今日穿著黛色的衣袍,立於窗前仿若與外頭的夜色融為一體,冇有溫度,隻剩徹骨的寒。

“寒冬來了。”衛肅冇頭冇腦地說了一句,緊接著道:“繼續盯著五皇子那邊。”

範奇白風應聲‘是’。

長樂郡主甫會在長公主府,在酒肆裡發生的事就傳入穆卓耳中。

他本在與府中幕僚商議如何坐收漁翁之利,隻見牧亭匆匆進來,俯身附在他耳邊言簡意賅地將事情稟告。

穆卓那張溫和的臉瞬間陰沉。

他從不在幕僚麵前發脾氣,對他們向來禮遇有加,待幕僚們都走後,方恢複本性,一掌劈壞手邊的桌案,桌案上的書卷滾落在地,滾燙的茶水四下飛濺,有幾滴濺到穆卓手背上,須臾功夫便發紅起來。

牧亭:“王爺息怒!”

“廢物!你如今讓本王息怒?”穆卓橫眉怒目,恨不能把蘇錦秀那個賤人千刀萬剮,“去,現在就去,把蘇錦秀那個賤人給本王帶過來!”

牧亭麵色猶豫。

硬如鐵的書卷砸在他的麵門上,頓時血流如注,糊住他的一隻眼,牧亭不敢亂動。

穆卓眼神發狂般的猩紅,“還不滾!”

-